1. 来宾广告平台

                                                                                  2018年09月30日 13:26

                                                                                  编辑:

                                                                                  16K小说网 更新时间:2008-12-8 19:06:38 本章字数:4475

                                                                                  “在哪儿啊?”有几个人此时都开始忍不住吞口水了。

                                                                                  “这个各位放心就好了,别的我不敢说,但是在天极星上,所以的一切都是我们圣极门说了算。我向各位保证,所有的修魔者到了我们天极星都绝对会受到最公平的待遇。我们圣极门只是求财,绝对不会参与修真界与修魔界的事情。”萧然也爽快的答应了下来。一个从此改变修真界与修魔界命运的协议就这样产生了。

                                                                                  好在这里的灵气从绿灵星生成开始,就一直聚集着,根本没有多少流失,所以浓度甚至要比海底的位置还要高出近一倍。在灵气如此充裕的环境之下,木麟空也把他吸收灵气的速度发挥到了极致,在他竭尽疯狂的努力之下,用来强化、修复肉体的仙元刚好赶的上恢复的数量。就这样,木麟空静静的待在了这里缓缓的修炼了起来。他并不知道,他这无意之举,刚好就是上古时期部分炼体者的修炼方法。只是那些修炼者却比他要谨慎的多,他们往往只会在温度超出肉体强度一点点的区域慢慢的修炼,而不是在这种温度已经超出了很多,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的地方修炼。木麟空这么做,也是受到了以往训练时,随时都处于极限状态下的影响,只是那时候他身旁随时有人看护着,而此时却是他自己一个人。

                                                                                  看到萧然并没有马上回答,倒是一位木家的长老沉不住气,有些激动的说道:“大师,你可一定要帮帮我们木家啊!如果我们木家能有一批这样的戒指防身,那我们木家的子弟也能在以后大大小小的战斗中安全一些啊!”

                                                                                  因为此时已经接近傍晚,所以那间酒楼中也是格外的热闹。萧然一身简单的蓝色长衫打扮并没有引起酒楼中那些仙人的主意,就连守候在门外的店小二也是一副又没油水赚的样子。不过那个店小二还是点头哈腰的把萧然请进了酒楼中。

                                                                                  与此同时,潇洒也与明极星上所有飞禽一族交流着。在落叶草原的中央,几十万只大大小小,从各处赶到的飞禽正趴在草地上,细心的聆听着潇洒对他们的教诲。“现在在修真界中,能快乐生活着的妖族已经很少了,你们大家都该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生活。对于那些外来的修真者,你们应该团结起来,一同共同抵御敌人的入侵,而不是在明极星各自分为一派,互补往来。如果所有飞禽一族都不懂得团结友爱,我想我们飞禽一族灭族的时候也到达。我想我在修真界的时间也没有多少了,我希望大家从此抛开成见,共同将妖族发扬广大。”

                                                                                  “你们不要怕,我们都是好人,不会伤害你们的。给我说说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吧!”萧然温柔的说到。可是再看看眼镜他们三人,怎么看都

                                                                                  随后的日子,木家的驻地之中倒处都是一番热火朝天的景象,各种婚宴所需的物品一件接着一件的被送到了绿灵星,木家的族人也都是兴奋异常的加入了到了婚宴的筹备之中。至于萧然和许证道则成为了木家最清闲的人,在木清的充满歉意的眼神下,萧然和许证道住进了靠近湖边的一处宅院之中。他们每天不是在湖边悠闲的垂钓,就是在绿灵星上四处游玩,完全轻松无比。期间,倒是木麟星经常来向萧然请教修炼上的问题,就算是木麟空也只有每天早晨来向萧然请安一次后,便一整天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想这句话你是该对那个人渣说,而不是对我说吧!我可没有动手啊!倒是那个人渣看样子有点忍不住了,你拦着这个人渣干什么啊?要不就把这个人渣给扔出去,要不就干脆点放过来得了,我徒弟可是打狗的好手。”萧然说完对着木麟空眨了眨眼睛,木麟空也是心领神会的跑到了萧然了身边,摆出了一副只要你敢过来,你就死定了的架势。

                                                                                  事后,萧然问金刚:“你上次不是买了那么多衣服吗?怎么不穿啊!”

                                                                                  “你要干什么?我可是国家将领,你可知道杀了我有什么后果吗?”李杰底气不足的说到。

                                                                                  “这就对了嘛。坐着不动,不就什么事也没有了吗!”萧然笑着说道。

                                                                                  米瑞立刻说到:“这你到大可放心,我们这次来的目的不是为了报仇,而是为了另外一个伟大的目标前来向你们寻求合作的。”

                                                                                  “我一定要杀了那个贱人。”萧然心中狠狠的想到。

                                                                                  结果,九幻直接就在空对着萧然来了一脚,然后怒冲冲的说道:“你这个臭小子,没大没小,要不是为帮助你弥补你曾经做的错事,我才不会来修真界呢?你还好意思说。快点给我滚下去。”

                                                                                  对于心莲的做法,萧然没有反对也没有同意,“好了,我们出发。”

                                                                                  正在双方即将动手时,蜀山剑派内终于有个身份比较高的弟子飞了出来查探情况,当他见到猴子在那里张牙舞爪的样子时,当场就傻了眼。萧然、猴子、金刚有哪一个不是当代修真界实力最强的人,而且他们还和眼镜的关系非浅,如今那个守山的弟子竟然惹到了他们,那么他这个守山的总管岂不是也要遭殃。于是,他连忙连滚带爬的跑了过去,激动的叫到:“不知几位前辈来临,晚辈有失远迎,还请恕罪。在下的弟子不知道几位前辈身份,才出言冒犯,还请几位前辈大人大量,不要计较,晚辈下去一定严加管教。”

                                                                                  “回家”大家好不容易才从萧然的嘴中听到了两个字,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萧然抓着他们又来了个瞬移,一阵天轻微的眩晕后,他们一群人竟然已经回到了天龙山庄。

                                                                                  虽然不明白对方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见到自己目的已经达到的萧然还是率先带头走出了房间。

                                                                                  随后,那个盟主又说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然后就带着那几个行者、法王离开了。等到他们十多人的身影消失在了楼梯的转角后,整个舞池中也立刻炸开了锅,几乎所有人都开始讨论起了刚才盟主口中所说的那个地方,而且萧然此时却不禁摇了摇头,“哎!没想到修真者也是这样的愚昧无知,难道他们就没看出了,那个盟主已经准备舍去他们,独自逃跑了吗?居然还这样高兴,看来那个盟主还真是奸诈啊!把大家卖了,还要让大家对他感激不尽,我是不是应该站出了揭穿那个盟主的阴谋呢?”不过这个念头,萧然也只是在脑海中随便想想,因为从当初五个坛主和那些弟子的身上,萧然便知道了他们的心性早就已经变黑暗了。萧然不是圣人,也没有广阔的胸襟,像这种得理不讨好的事情,他可是从来都不会做。“算了,这次就当是给地球上的修真者来次大清洗吧!”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文字与音频,版权均属本网所有,转载必须注明“来源本网”,并附文链 接。

                                                                                  二、凡来源非本网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见网后30日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