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鹰潭广告平台

                                                                                  2018年09月30日 12:34

                                                                                  编辑:

                                                                                  在萧然布完阵后,一旁的英俊和潇洒也渐渐看出了一些端倪。

                                                                                  陈雪涵整理了一下上衣,说到,“请进。”

                                                                                  手机阅读

                                                                                  第二天一早,木麟空就跟着萧然离开了这书斋片已经呆了三年多的荒芜地区,向着东方飞去。足足飞行了整整三个小时候,一片大海出现在了木麟空的眼前,虽然木麟空不知道萧然带他到这里有什么目的,但是对于萧然的本领他可是深信不疑,于是他也没有多问,只是乖乖的跟在萧然的身后。在到达海边后,萧然也没有停下来,直接带着木麟空向着大海深处飞去。

                                                                                  半个小时后,穿着一身新衣服的金刚容光换发的出现在了马上就要睡着的萧然三人面前,迫不及待的拉着他们向举办宴会的场所走去。

                                                                                  许证道点了点头,好心的对着那两兄妹说到:“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了,你们想要走就过来吧,不然下一班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提醒了那两兄妹后,许证道又转头望向了准备和他们一起的六人,“你们去把仙晶交了吧!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了。”

                                                                                  本书来自 品书网

                                                                                  老石沉思了片刻,这才缓缓的说道:“冷前辈,实不相瞒,那条通道那三个家族可是把它看的比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如果您以前要去,那三个家族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不过最近因为三个家族有几批货物在那个通道中遗失了,如今正是困难之时,前辈您倒有个机会,只是这花费实在有些巨大,而且一不小心就会断送性命。我劝前辈您还是三思为妙啊!”

                                                                                  萧然似笑非笑的打量了那个小女孩一番后,这才慢条斯理说道:“这个问题有些难办啊?我可不是随便收徒的人啊!尤其是一个女孩子,这可是很麻烦的。”

                                                                                  薛浪哈哈大笑一声,“我们人类卑不卑鄙还轮不到你们这种不人不妖的鸟人来指手画脚。苍冥兄弟,我们让这三只鸟人知道我们的厉害。”那位老者也只是点了点头,一把古朴的飞剑就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们不过才朝着神火门总门的方向走了十多分钟,顿时就有几个神火门的弟子踏着法宝飞了过来,直接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正当萧然找不到办法和那只异兽沟通时,他突然惊讶的发现那只异兽的前爪下居然按住了一根细长略带黑色的木棍,“那根木棍怎么这么眼熟呢?”一个想法刚一从萧然心头冒出,他就惊讶的长大了嘴。因为这时他终于想起那根木棍居然是刚才他吃完烤鱼随手扔进树林用来穿鱼的树枝。萧然瞄了一眼自己手中拿着的半串烤鱼,露出了一丝不为察觉的笑意。

                                                                                  魁雷转头看了一眼正躲在自己身后,满脸苍白的心莲,心中一狠,动用了修魔界密传之术——狂暴附体。狂暴附体能在一个时辰之内将魁雷的实力提高一倍,但是在狂暴附体结束后,使用之人却会因为力量透支而在短时间内失去所有力量,要想恢复,最少也要好好调息一年半载。

                                                                                  “好了,现在水潭的鱼我也捉回来了。我现在要试试它究竟是不是像你说的那么好了。”说罢,萧然用热切的目光盯住了小月。而小月的脸庞顿时一红,连忙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小声的说道:“那你快去把这些鱼给清理了吧!我这就去生火。”

                                                                                  “哼!你小子几天不见,还知道讨价还价了。念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就三七,你三我七,你不答应我也只好找老白他们了,我相信他们可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么好的一次机会的。”萧然无所谓的说着,很显然是吃定了鬼炎。

                                                                                  顿时,无数在场的孩子都不禁惊讶的吐了吐舌头。他们经过这段时间和萧然等人的相处,虽然还没有学到修行的功法,但是却还是了解了修真界的部分情况。他们知道合体在修真界已经算的上是超级高手了,就算放眼整个修真界,能到达合体期的高手也不过只有几千人罢了,更多的不过也只在金丹、元婴期徘徊而已。

                                                                                  此时,一个懒懒的声音传了过来,“哎,你就是不知道用用脑子,我都帮你把那个白脸老头给解决了,你怎么还没打完了。”

                                                                                  萧然想了想,再看了一眼在一旁满脸郁闷的天华,终于点了点头,“好吧!就此一次,没有下次了。”萧然说到这里,直接一掌拍到了天华的肩膀上。顿时,天华感到体内一震,紧接着他就感到源源不段的真元又开始在他的体内飞快的循环起来,而且速度似乎比以前要快了近一倍。“难道这就是师父这些日子训练我的目的?”

                                                                                  解决了所有问题的萧然这才满意的向外面走去。而九幻四人当初为了防止有人来打扰萧然所布下的几十座阵法在萧然的眼中如同透明一般,他直接就走了出去,而那些阵法却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眼镜的解决方法非常的独特,也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不过大家通过对比后,也发现眼镜的这个方法无疑对现在的天极星最适合不过的了。于是所有人在统一了意见之后,又把目光移回了萧然身上,等待着他的决定。萧然仔细的考虑了各方面的优缺点后,最终还是缓缓的点了点头,同意了眼镜的看法。

                                                                                  “小子,你能死在这招之下也算是你的荣幸。下辈子做人时记着要收敛一点,你要知道有些人是你永远惹不起的。”玄阴子慢慢的说着,一道嗜血的光芒从他的眼中一闪而过。“不过你好象也没有下辈子了,你的肉体以及灵魂都会被我的阴鬼们撕的粉碎。你就算连向阎王告状的资格也没有了,而且六道轮回中也再也没有你的位置了,就算你象做只猪也是不可能的了,哈哈!”

                                                                                  莫非特此时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本来是计划在杯子上弄上几个小魔法,让萧然接过杯子后就立即出丑的,可是当他走刚一走到萧然身边就发现自己不能动了,而萧然则高兴的站了起来,才他的手中接过了红酒,自顾着喝了起来。等到萧然把一杯红酒都喝尽了,他又把杯子放到了那个亲王的手中。

                                                                                  而此时站在一旁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孤月则是关心的问道:“老弟,你这是怎么了,究竟出了什么事啊?”

                                                                                  版权与免责声明:

                                                                                  一、凡本站中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文字与音频,版权均属本网所有,转载必须注明“来源本网”,并附文链 接。

                                                                                  二、凡来源非本网的新闻(作品)只代表本网传播该消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请在见网后30日进行